今天是2018年7月16日 星期一,欢迎光临本站 上海嘻乐仕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 网址: shxls.cn

财富生活

富足一生 「亚洲股神」东尼投资十大心法

文字:[大][中][小] 2014-6-10    浏览次数:1673    

被誉为「亚洲股神」的东尼 (Tony Measor),在香港、伦敦及亚太区投资界逾50年经验。投资战绩彪炳的他,曾任香港财经网站「华富财经」(Quamnet)总编辑,现仍在「华富财经」载的收费专栏「东尼日志」深受读者欢迎。他亦在香港销量高的综合杂志撰写专栏「天下第一仓」,自99年在该栏设立的投资组合,至今计值升逾2.5倍。


现任马来西亚及新加坡交易所委员会会员的东尼,曾当过股票经纪、新闻工作者,更是成功的基金经理,所管理的香港基金,于八七股灾年及88年连续两年表现排名第一。

作者集结专栏文字出书,除了提供投资心法,前言亦忆述自己在投资生涯上的生命领悟,甚有意义,本版特别摘录刊载,以飨读者。

投资初体验 始于100镑

我首次为自己买股票,说来也是五十多年前的事了,我当时还只是在英国当一名会计练习生。

由于手头并不宽裕,我只凑够约一百英镑便行动。当时港元和英镑挂u,一镑等如16港元,一港元则兑一先令三便士。


通常我会用100镑入两只股票,买得既勇且狠,甚至够胆赌白头片,购进超过自己能力所能负担的数额。皆因当时英国市场的会计制度,两周后才交收,期内更可以不断买买卖卖,甚至延期交割交易,这边厢沽出过量的股票,那边厢用另一个户口买回。


由于在会计师行工作,结识到为数不少的会计师,他们帮很多上市公司核数,故我可早茈鞭,洞悉哪间公司会派发令人惊喜的成绩表。我当时这样做可说不太老实。还记得初尝甜头,是靠押重注在咖啡贸易商乔与德发士之上(Gill and Duffus)。不过,我通常分散注码,2000港元买至少三四只股票。


做练习生有如学徒,并无薪金收入,但这个炒卖嗜好实在需财,父母又帮不了多少。幸好我赢多输少,而每次旗开得胜,自然要「稍事」庆祝。你可以想象得到,我经常两袖清风,偶然一两次失手,已令我翻本无望。


当我离开英国前往亚洲时,仍然受困于一只名为奥林匹克运动场(Olympic Stadiums)的股票。该公司管理埃斯游乐场(Earls Court)展览厅,资产优质,股价虽无甚表现,由于那是我当时唯一持有的股票,我相信其资产质素不俗,结果还是保留下来。


到我抵达新加坡之后,再查阅其股价,却令我相当失望,故索性置之不理。直至10年后,我当上股票经纪,才发现它的价格原来已长进不少,遂将其沽出。我相信我当时获得不错的回报,不过是否值回苦等10年的时间,则不得而知。如果以每5年增值一成半,即每5年翻一番的目标,是项投资可能未能达标。


勿尽信经纪 贵客自理


50年代末,我初任股票经纪,由于并无相熟客户,故需努力开拓客源。其实当时我加入了新加坡最大的股票行,原任职会计师,负责处理帐目及监督股票交收﹔由于工作沉闷,我索性把大部分时间,花在替客户买卖股票。


我并非生于大富之家,客户大部分是酒肉朋友,要替他们赚钱,才能赢得信任。在这方面我可算做得颇为成功,皆因短短两年多之后,我便晋升为初级合伙人。身为注册会计师,我仍须监督股票交收及管理帐目,并要经常签署交收文件。当时因有大量股票,以我们公司名义登记,就如香港股票在中央结算系统结算一样。公司的每周通讯,亦由我负责,并备受国际好评。


此外,我还兼任交易员,安排市场内经纪之间的买卖。那时,新加坡还未有交易大堂,所有交易须透过电话协商,至于和伦敦及香港等地的跨国买卖,一般用已成史前文物的电报机联系。身为初级合伙人,每天收市后,我便与其它经纪行代表商议股票定价,再通知报章。由于我们公司在新加坡证券界处于领导地位,我们往往主导市场,迫使市场接受我们的出价。


我慢慢建立起客户网络,但富裕的客户不多,惟有说服他们频密买卖,尤其多买卖投机股。亦因客户资金不充裕,故我们惯常买延时交易股票及来自伦敦的包厘印股票(AIS, Arrival Including Stamp)。英国经纪先从证券批销经纪手中取货,登记在自己名下,再船运往新加坡,买家足足两个月后才需找数,无本钱也可做交易。不过万一股市下跌,便须向客户追数,假如对方同时经多个经纪持仓,随时出现财困。


回望当年,假如只服务那些水头充足的客户,我未必能在金融业生存至今。建立事业,道德界线不免要放宽一点,不过,我可一直觉得自己总算是个真诚的人。其实经纪除了向雇主负责,亦须顾及客户的利益。美国的同业似乎忽略了此点,如所罗门美邦的古立曼(Jack Grubman)及美林的布特杰(Henry Blodget)。如果雇主和客户的利益不一致,先照顾谁呢﹖很多人首先会保住职位,古立曼之所以唱好AT&T,正是为了讨好上司、花旗集团的韦尔(Sandy Weill),这对所罗门美邦的客户来说,实属不幸,而且受害的,还包括所罗门美邦以外的客户。


和其它经纪交易时,我不能尽吐真言,更经常要将我的持仓量贬低,以说服对方接受我的出价。当然,我偶然亦会中了其它经纪的******阵,也被迫接受事实。


至于我自己的经纪,虽然我完全信任他,但不一定听从其意见。勿忘「贵客自理」此言,买家必须自行提防。假如是证券行误导了我,我亦不会怪罪在经纪头上。


这亦是我讨厌走访上市公司的原因之一。公司高层的言论总是陈腔滥调,一味唱好,试问他们怎会向区区分析员数落自己公司﹖就算你单刀直入提问,对方也只会提供人尽皆知的答案,甚至刻意误导。我不会怪罪任何人,因为这是他的职责所在,亦是他对雇主负责任的表现。假如我想要上市公司资料,我情愿翻阅有主席及董事签名作实的年报。至于公关大员的官样文章,我会置之不理。


我头10年的股票经纪生涯,需要依靠投机帮补生计,事实上我果真干得不错。现在我虽已没有过往那么勇于冒险,惟对于股票投机,可说仍略懂一二。


我没有太多劲量级的客户或朋友,惟有游说他们多做交易,因此我一度活跃于炒卖投机。我毫不讳言,甚至我得自我吹嘘,我的炒技的确相当成功,客户会跟我一段不短的时间。不过,一旦与赌徒为伍,你必须特别小心,并加以劝阻,因为他们的炒股生涯甚短暂,很快便会清袋离场,要经纪不断补充新血客户。


由于我早期的客户,很多和我一样穷,没什么本钱,为了赚多些,我教他们沽空。目前香港已禁止没有抵押的卖空活动,但是当时胜在不用立即找数,直至平仓为止。这方法对穷客户有吸引力,可是却连累他们输得更快,令我疲于奔命找寻新客源。


我自己偶尔也会加入沽空行列。然而我坚守职业道德,客户炒的我不沾手,避免市G逆转时,须和客户斗快平仓。


那时我生活得称心如意,但总是财来财去,身家苦无寸进。


这段日子,我其中一名客户的作风,给我最大的启示。我即管将其化名为占美。他是航空公司的中层推销员,每月会储起一笔钱,交予我代买新加坡市场的蓝筹股花莎尼集团(Fraser and Neave)。由于金额通常不到1000坡币,每次只够买碎股。储到一定数量,他便会沽出,套现买楼。至60年代中,香港天星小轮引发骚乱,令我注意到汇丰,遂叫他换马,他从此赚得更多。


长期持股 必有所获


我迁往香港后,占美曾经来探我。他除了持有多项物业,还有价值连城的股票投资,70年代中期,单是汇丰,他已持有约40万股。以一个由零开始的打工仔来说,成绩实在不赖。


从这个故事,读者应该明白我为何坚信以下的投资定律﹕要在投资上大有所获,必须长期持有股票﹔投机炒卖,只能够赚到零用钱。事实上,自60年代开始,我便采取这投资策略,比布菲特凭投资旗舰巴郡哈撒威(Berkshire Hathaway)扬名还要早。当然,布菲特将长线持有优质股份的策略发挥得更加淋漓尽致,令这条定律成为投资创富的标准方程式。


布菲特的投资策略,令我深感吾道不孤。他亦因此成为全球第二富豪,仅次于持有昂贵的微软股票的盖茨。


60年代中期,布菲特照跟传统投资理念,凭茪硈资本,建立了数以十亿计美元的财富。我们知道,或是我们道听涂说地相信,他爱长线持有股票,其实他偶尔也会出货。我还记得他因为投资失利,曾经试图沽出现属花旗集团的所罗门股份,一度备受折磨,另外还有他和美国运通的轇轕。布菲特毕竟不是圣人。


无论如何,买入并长期持有股票,累积财富的成功率肯定较高,远胜这头买入、那头沽出,运气好的才赚得蝇头小利,却未能显著增加财富。其实,沽货或减持要静待好时机,最好等至股市过热,而你深知那个水平将无以为继,便应该把握机会,并要有风使尽帆。


要量度布菲特的每年复式回报,应该计算35年以上,可惜我不知他以多少本钱开始。但平均每年增幅,势难多过一成半,假如以此速度,每5年便可翻一番,35年后,增幅即是2的7次方,等如128倍,相信他未必能做到超逾此数,惟不排除他曾经中途加码。


不过,自从我放弃了今朝有酒今朝醉的生活,背起家庭的责任后,这廿年下来,我的投资相信亦能达到此增幅。


弃当英公务员 来港卖橙汁


我在亚洲生活了50年,只在73年间返回英国。我发觉如要在英国定居,代价是逾九成的入息税率﹗这几乎等如帮英国政府打工,故我决定放弃当英国「公务员」,宁愿返回新加坡,暂时待业。


那时我正思量下一步的去向,而在新加坡的一间酒吧内,我结识了一位澳洲人,他提出一个令人精神一振的建议,就是往香港卖橙汁。我既不认识香港,对生产橙汁更是一无所知,但听来似乎蛮不错,遂就此落实往香港工作。


74年,我终于在香港落脚,当时香港和全世界都陷入深渊,正经历可能是有史以来最严峻的经济衰退。不过,打后的30年,香港捱过的兴衰循环,也多得难以想象。


我当时暂别金融界,把才干精力花在营商上,开设饮品生意,大体上以卖橙汁为主,主要销售对象是较大的客户,如酒店、食肆及提供饮宴到会的公司。惟初次创业不太成功,我也相信,就算今时今日我有更多经验,再一次创业,也不会大有进步,皆因我过于为客户和员工虓Q,反而把争取最大盈利放在次要位置。这是我的不足之处,加上租金劲升,运输麻烦多多,汇率形势又对我不利,我惟有暂停营运。时维83年,政府被迫出手干预汇市,把港元与美元挂u,以稳定汇率。


即使我清楚知道,也预期我的生意正面临困境,我曾一度断然拒绝结束生意。不过,我当时有点过度借贷,因此最后还是被迫卖盘,而且还是在谷底时进行,当然银行账户里已分文全无。如果你既没工作,又没有钱,结婚没多久,太太已怀孕,就难免会有点忧心。83年,我在香港便面对这样的处境。


当时,我酒吧的一位顾客沙克林(Raymond Sacklyn)给我一份工作,让我在他休假扬帆环游世界期间,为他打理其《目标杂志》(Target Magazine,一本以揭露企业丑闻为卖点的财经杂志)。可惜我对他的黑色幽默不敢恭维,故没多久我便请辞。但他是个好老师,经他指点下,我学会了一些新闻工作的常识,遂尝试以此为业。


其后经朋友安排,我到当时的《英文虎报》总编辑贾思曹(Alan Castro)处见工面试﹔虽然我不谙打字,他仍安排我担任财经版编辑。无奈《英文虎报》不是本港最赚钱的报纸,故起薪点之微薄,可想而知。


东尼投资十大心法


1. 现金非王,投资为上!!

股市至少有七成时间是上升的, 现金却只会纹风不动.


2. 自己钱财自己管!!

我向来对基金业有保留, 投资者还是靠自己拣股比较好.


3. 基本分析二重奏!!

为公司估值有两个方法, 分别是用盈利或资产衡量, 以两者作折衷亦可. 不过, 最重要一点, 是不要理其市价.


4. 股息收入至为重要!!

我多次向大家灌输的理念, 曷投资带来的收入远较资本增值重要.


5. 集中火力入增长股!!

在我的字典里, 增长的解释, 并不一定是每年盈利都有增长, 关键是势头. 如果没有上升的势头, 便不是增长股.


6. 长楂必胜!!

成功投资创富的人士, 俱是一心一意长期持有股票, 包括布菲特, 甚至本地代表李嘉诚.


7. 新股快钱大风险!!

根据我的经验, 过热新股不值得追捧. 以高溢价挂牌, 很多时会堕回凡间.


8. 投机赌博计赢面!!

赌博有两大法则, 首要是限制注码, 尽量不要借钱. 其次曷要权衡风险, 嬴面大的才好下注.


9. 稳坐股市过山车

我是藉熊市扬名, 特别是大型股灾, 如七十年代的一遭, 八七年, 九七年及零零年的科网电讯股热. 每一次都是众人皆醉须独醒, 各乐天派大泼冷水.


10. 买楼宜住不宜炒

我始终无意买楼投资, 不过买楼自住, 我肯定不会反对。



返回上一步
打印此页
[向上]
在线客服
咨询电话:
021-5567 0122

请扫描二维码
打开手机站